原创文章

留学故事:加拿大的老师对学生真好

2016年8月5日   加拿大国际留学生服务中心

 

讲述者 / 小硬子           编辑 / 欣然

 

(一)最大的区别,高中自己选课

 

我是2015年8月底来到多伦多的。我觉得这边跟中国最大的不同点,就是高中课是自己选的。高中从9年级到12年级一共4年,每年可以选8门课,基本上是一门课一个学分,30个学分毕业。如果你是中途来的话,可以用国内的成绩来转学分。
这边的平时成绩很重要,每一节课都要高度重视,不像在国内平时考得怎么样都无所谓,反正最后一考才定输赢。在这里,如果你过不了某一节课的测验,会影响到总成绩,就得不到学分,严重的要延迟毕业。如果你正常上课,按时做作业,小考试及格,那还是很容易过的。平时老师会根据你的表现和作业质量评分,期末考试的分数大概会占你总分数的20%左右,每门课不一样。 

 

(二)上学第一天

 

开学前,监护人带我去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参加了一次考试,这个教育局位于世界最长的街——央街(Yonge Street)和北美最繁忙的高速公路401交界处。这次考试实际上是测试考试,主要考我的英语和数学水平。
英语对当时的我来说有难度。但如果你在国内读完了初中,而且英语每次都及格的话,就不会有问题。数学亦然,而且数学有中文翻译,不用担心看不懂题目。

 

当时的考试我自认考得不怎么样,但之后学校根据这次考试的成绩定了我的ESL等级: B(A最差,E最高)。这个等级是大部分第一次进入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的等级,这个级别,也是决定你要在学校里上多少次英语辅导课的依据。以后每过一次英语课,就升一级,最终要升到E。数学成绩我并不知道决定了什么,老师也没告诉我。

 

我们学校是位于多伦多北约克(North York)地区的天主教学校。因为是教会学校,所以每年必须修一门宗教课,学习世界各地宗教及历史。这种安排,无形中使得我每年少了一次自己选课的机会。在这里,选课也是要抢的,你如果选课选得迟的话有些课会被抢完。我第一年的课是学校帮忙选的,第二年的课是学校统一帮助留学生,手把手的教我们选。总体说来加拿大对留学生还是挺友好的。

 

第一天到学校报到的时候,我很紧张。有位老师简单的问了我几个关于我的名字年龄等问题,小试了一下我的英语水平,然后领我去每节课的教室门口,又带我到储物柜的位置转了一圈,最后把我带给第一节课的老师的时候还语重心长的和我的老师说:“这个学生的英语啊……”边说边看我,搞得我对这节课充满了悲观。

 

我的第一节课是微机(Introduction of Computer Science, ICS),老师是个挺不错的白人老师。为了避免我不知道他布置的作业是什么,他特地去别的班找了个中国学生来做翻译。不料这个学生说的是粤语,对我来说,还是听不懂。所以,这位老师每次下课前都会单独叫我,重新告诉我作业是什么,问我有哪些要求。如果我实在听不懂的话,就会拿出手机,用谷歌翻译器给我翻译。后面三节课上就全是留学生了,中国人挺多,应该是学校的特意安排。

 

(三)加拿大的老师真好

 

好老师真是不少。还是上学的一天,我第二节课英语、第三节课地理课是同一个黑人女老师上的。到了上半年学期结束的时候,我的地理课本来差两分没过,但她说因为我从来没缺过课,所以帮我补上这两分让我及格,真的是个好人!
最后一节辅导课的白人女老师在开学之前就怀孕了,每天大着肚子上课,还让我们猜她怀的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下半年她请完两个月产假之后,就带着孩子回来继续上课了,宝宝是个可爱的女孩,不得不说外国人还真是彪悍。  

 

还有,这里的老师绝对不会打人,当初我在国内读初中是时手被老师打出过血泡,而在这边老师再怎么,都不会和我有过肢体接触。

 

老师对学生好,但是对刺头学生,也是很严的。我第一年下半年第三门课就有一个搞宗族歧视的亚洲另外一个国家的学生,上课的时候总是用怪声说Chinese,还问我们听不听得懂英语。我们老师看不过眼,直接把他拉到教室外面,质问他:“你说话之前不能经过脑子吗?如果你再这么做,我就让你从我的课里滚蛋!”然后把他丢到图书馆里做作业。

 

(四)我的郁闷

 

当然,在加拿大也不是过得一帆风顺。学校是个小社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第一次遇到坏事是在开学后的几个星期左右。我在公交车站和同学玩游戏王等车,一伙其他族裔的同学以看为借口抢了我两张牌,大概值10刀左右。当时被一堆这样的人围着,还真的是挺怕的,但没有受伤是万幸。

 

第二次遇到坏事是在第一年的下半年,在学校里被偷钱了。我收集的共计20刀的纪念币和一些零钱被偷得一干二净(还真是感谢小偷帮我改掉了收集纪念币的习惯)。当时我怀疑是一个午饭时间一直盯着我,我看他又赶紧假装看别的地方的亚洲另外一个国家来的干的,但没有证据,不能确认。我去找老师,提出用我银行卡上的指纹去找到小偷,因为那人把我的卡拿出来又放进去过,有一个大拇指的指纹。但是老师给我的回答却是:”相信我,911不会为了40刀去做指纹验证的。”

 

第二天我只好把卡里最后的40刀取出来放进钱包里,但是当我放学后想去买瓶饮料的时候却发现,又!被!偷!了!之后同学陪着一脸悲伤我去找老师查了监控,但摄像头却刚好错过了我吃饭的位置。这事最后不了了之,我为此憋屈了很久。

 

 

注:(1)本文为个人经历分享,不代表加拿大国际留学生服务中心的观点和建议;(2)应讲述者的要求,名字一律用化名;(3)本文版权为加拿大国际留学生服务中心(CCISS)所有,引用或转载请注明出处“加拿大国际留学生服务中心(CCISS)”。